• 2015551419359691.jpg
  • 2015551418294331.jpg
  • 23.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新安县好人榜
新安好人“赵合营”
来源:新安文明网   发表时间:2017-08-16

    赵合营,男,1960年6月出生新安县城关镇塔地社区居委会主任有一种人,心里有正气,崇尚诚信,善良,以助人为己任,以做事为快乐。看着他人在自己的帮助下获得了快乐和幸福,他们的心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有一种如沐春风的快意,还有一丝如愿以偿的欣慰。赵合营就是这样的人。

    1978年11月,新安县峪里公社发生了一起震惊全省乃至全国的黄河马蹄窝渡口沉船,淹死29人的特大事件。当天,峪里、石渠等村的一些人,要到黄河对岸的马蹄窝去卖花生和锨把,因人多货重及艄公(渡船人)的大意,渡船一离岸就险象环生。因地处黄河的一个拐弯处,渡船一离岸就进入中流,难以回头。众人害怕,左右拥挤,渡船也随之左右进水,开始下沉。依托船上堆积的大麻袋干花生和木棒的漂浮之力,渡船虽已沉入河中,但人在水中,脚下尚有站在船上的感觉。这时,船上人大声向岸上呼叫,有的人就开始大哭,岸上的人也惊呼奔跑求救,但苦于时间急促,难有营救之措,唯有追赶呼喊之声。众人站在水中的船上又下行了一段后,就跌入黄河的一个陡坡之中,浪大流急,渡船在陡坡的大浪中散了身架,众人和所载货物已成满河星状散了一河,人物混杂,浮沉翻滚,有人抱住了大麻袋的干花生,有人抱住了船舵和木板,还有两个人或几个人抱成一团的,哭喊声、呼救声,一河惨状,目不忍睹,但又不能不看。黄河两岸的男女老少倾村涌向河边,亲人呼,孩子叫,沿河奔呼,企图寻机营救。然而,黄河的秋峰未退,恶浪翻腾,河中人又多在中流,流速极快,加上时已入冬,河水冰冷,虽亲人在场,也不敢下水,来不及下水,水中人就被黄河水卷着与亲人拉开了距离。

    当时,年已20岁的赵合营在距出事地点十几里的塔地家中干活,闻听有人大喊:“上边船翻了,河里流下一河人”,他在惊闻之际,立刻出门,越沟跳堎,寻近路向河边狂跑。他跑到河边一看,有的人和物已顺中流向东而去,有的被水势、风势推着己近岸边,他看见离岸边不太远有一个大麻袋旁露出两个人头,他就不顾河水的冰冷,不顾水势的凶恶,毅然下水将那个麻袋带人拉向岸边,但一看只剩一个人了。这个人两手死死地抓住大麻袋花生的两个扎角,难以分开,原来是两手用力过大,加上河水太冷,已冻长在了一起。这个人双眼紧闭,全身僵硬、冰冷,唯心窝尚温,呼吸微弱,危在顷刻。当时,在场的人面面相观,就立刻让人帮扶着背起这个人,向远在一里多的家中背去。这个人浑身僵硬,水湿冰冷,背着十分吃力,一路上他跌倒几次,但他硬是咬着牙将其背回家中,毫不迟疑地放到自己的床上,盖上棉被,并马上让家人做些葱姜面汤灌下,他又是为其搓背、揉手,又是活动腿脚,促其复苏。

    一家人从中午忙到晚上,这个人才缓缓地睁开眼睛。这个人是峪里村的,名叫杨过桥,18岁,其家离塔地村十几里,家人闻讯赶来,已是深夜,一堆人又是哭,又是笑。赵合营又是招待客人,又要关顾病人,直到第三天,杨过桥才在其家人的帮扶下离去,赵合营送走他人,自己却躺在床上整整一天,家人以为他病了,可他一醒来则是微笑着说:“过桥也可能没事了”,如常干活而去。

赵合营高中毕业,当过矿工,学过兽医,开过面粉加工厂,如今是塔地社区村委会主任,并且还办有养猪场,一路拼搏走来,乐于助人的个性在生活中不断闪现出灿烂的火花。他凭着自己学到的兽医知识,发展养猪事业,并义务为村民的牛、猪看病、打针,村民赵贺云的猪患脱肛,他不怕脏,不嫌烦,将脱出的猪大肠用药水洗好,送入肛门,加以固定,有时一个猪这样手术要做好几次,他总是为其治愈方休。

一次,他无意中在县城东关见一个老婆婆和他的老伴怀抱一只银灰色大猫,一脸焦急模样,并对身边的人诉说着:“这猫病了,找了几个兽医铺子,都不给治,咋办呢?”他听了这话,看了看那个猫,对老婆婆说:“你这个猫,能让我试治一下吗?”老婆婆疑惑地看着他。他又说:“我是塔地新村的人,我把你这个猫带回家治两、三天后,你到我家,猫好了,你抱走,治不好,你也别不高兴。”老婆婆想了想,就同意了,他把猫带回家,经过进一步的观察和治疗,两天后,那猫居然真的好了。三天后,老婆婆十分高兴地抱着猫走了,他在相送之际,心头涌出一丝轻松的欣慰。

他在生活中,严守不义之财不取的信条,同时,也用这个信条教育家人。他在新城东关桥下拾到一个皮包,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张身份证和还有项链、戒指、卡、伍拾元钱,身份证是城关镇北关村人叫娟娟,他一想北关村会计张云涛自己知道,电话一问那村的会计张云涛说该村有这个人,他告知那个会计,他拾到那人一个皮包,让他到塔地新村赵合营家来领回。那个人携礼品前来,十分感谢,并又拿出二佰元致谢,但赵合营礼品没收,钱也坚决不要

任村委会主任,对职务从不懈怠,对群众有求必应。有时为了某个村民一件事,多次到外地办事,他从不烦恼,近年经济来源不足,再加上家里还有88岁的老母亲半身不遂,还得有人照顾,白天以村里工作为主,夜里照看老母亲,他在外村承揽了一些小工程,招募本村和邻村的群众去干活,工程完工,有时发包方不能及时结算,他就是借钱,总把工人的钱及时结清,让他们高兴地回家。人眼是称,人心似水,与其共过事的人谈到他,都说“人不赖,好人”。

分享到: